【志愿者投稿】翠湖的海鸥

发布时间:2013-08-28

翠湖的海鸥
(精灵、舞者)

作者:冯游


       几乎每个昆明人的记忆深处都会有这样一个场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和家人在翠湖喂海鸥。
       海鸥,一种候鸟,原先栖息在西伯利亚的海面上。随着冬季的来临,这些水鸟为了躲避气候变冷带来的食物短缺,踏上征程,迁徙到气候温暖的南方。
       我们南国有幸,昆明幸甚,在1985年迎来了海鸥的光临,从此20余年,海鸥和昆明市民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我上大学的时候,从翠湖南门到云大,都要穿过翠湖。如果有海鸥,我都要买鸥粮喂海鸥。每次喂海鸥都很开心,觉得自己的内心也和海鸥一起飞翔,飞向遥远的蓝天。云霓之外,又是怎样的世界?都说我们云南是在彩云之南,这南国边场,何以以如此美丽的姿态挽留了这样的精灵。“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只有美才能感召美,海鸥是美丽的,说明我们昆明也是美丽的。之前很少留意昆明的美,直到海鸥来了,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生活在“桃源”,而不自知罢了。“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感叹自己以往书读得多,地方去的少,祖国的大好河山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过,甚至没有去过离昆明太远的地方。大学也是在昆明读的,颇似个“家乡宝”。
       有时候,来到翠湖,下着绵绵丝雨,海鸥浮在水面上,喂鸥的人少了,一个人踽踽独行在路上,也会感慨自己其实和海鸥一样,都是这个喧嚣世界的匆匆过客罢了。
       每当雨下的小,我都会像醉里东坡一样把雨伞收起,慢慢欣赏这雨中的湖面。真的,东坡当年“一蓑烟雨任平生”,我也不愿拒绝这雨滴,因为她是那样的轻柔,就像是女人的抚摸,也可以想作是上天给我的宽慰。雨水激起一圈圈涟漪,行人的愁思也渐渐扩大。这个时候,万品俱收敛,众人都忙着找一样东西躲雨,有的撑起了伞,有的躲到了墙角,有的找棵大树斜倚着……而海鸥呢,似乎世界在这一刻才是真正属于它们的,海鸥没有躲避,反而因为雨水的降临感到欢快和兴奋。这雨,就像是远处亲人捎来的礼物一般,让整个群落的海鸥都欢快地飞翔、起舞、歌唱,歌唱快乐,因为生命很短暂;歌唱青春,因为青春不再来;歌唱爱情,因为爱情最高贵;尽情歌唱吧,歌唱一切美好在世间!此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欢腾”。为腾飞的海鸥而欢乐!致敬,向生命的伟大致敬,飞跃千里,为的就是今天雨中的献礼!呵呵,“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长叹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眼看就要毕业了,路在何方啊?整天为自己的前途担忧,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总之,有很多烦恼困扰着自己,有的烦恼不能和朋友说,有的烦恼和亲人说他们也帮不上忙,况且我也不想让他们心忧。每次经过翠湖,我都要看看喂海鸥的人多不多,如果喂的人不多,我就会找个清静的空当,买一个面包什么的喂喂海鸥。和海鸥在一起我的内心感到很宁静,烦恼和忧虑都一扫而空,我很感激它们,因为它们可以听见我心灵的声音,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好几次在我怀着平和之心去接近的时候,它们都没有避开我,而是把我当作其中一员,只要我不惊着它们,它们是不会突然飞走的。我把鸥粮掰碎了放在手心,海鸥也可能和我熟了,见我几次来都比较友好,没有恶心,就到我的手上啄食。我以前这么喂过小狗,喂过鸽子,但还从来没有这样喂过有野性的海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海鸥和人一样是有感情的,你对它好,它会念你的好。情绪的细小波动和行动的略微不自然都会被海鸥察觉。当心情烦躁时,海鸥总会和自己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虽然我和他们很熟了,但它们似乎知道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故意和我拉开距离。或许,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是这么拉开的吧。人们常常认为不幸带来抱怨,却从来没有想过其实是抱怨带来不幸。人啊,当局者迷,“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
       海鸥不知要经历多少艰辛,最终才能到达这片乐土。每次回来都会增加许多年轻的成员,它们是去年初生的。每一只海鸥都是天生的飞行家,羽毛刚刚丰满就踏上了征程,它们是空中的舞者。虽然他们的翅膀不及大雁那样强健,但是它们身体灵活,凭借群体的力量,克服种种自然灾害,到达翠湖,它们的种群也越来越昌盛。这一路上要淘汰多少失败者啊,落单的海鸥恐怕只有死在征程之中。昆明四季如春,民风淳朴,滇池湖面上每年都会留下一些年迈的海鸥,3月份后,当大批海鸥飞走,在昆明的各个水域偶尔还能看见几只海鸥在湖面上游水,它们是把这里当做自己的故乡了,所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释然留下。
       “溪云初起日沈阁,山雨欲来风满楼。”海鸥是怎样躲避海上的飓风大浪,不远千里来到云南的呀!作为水鸟,海鸥具有特殊的感觉系统,它们能嗅到远处正在发生的灾难,从而早早的作出规避,规避飓风,规避海啸,规避恶劣的天气。和我们执着的人相比,海鸥的确聪明多了,因为人类很少能够居安思危。我们还容易犯一个错误,当看到利益的时候,往往忽视了利益背后隐藏的陷阱和灾难。中国历史上不乏有人为此掉了脑袋,政治斗争自古就是残酷的,政治上的血雨腥风以海鸥躲避风浪之寓再合适不过。
       看似温和的海鸥也有凶残的一面。生物学家做过一个实验,在一只海鸥的脚上绑上红丝带,结果这只海鸥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招来其它海鸥的围攻,全身都被啄出了血,最后悲惨死去。这就好比我们人类世界中的异端,在表现出超越常人的思考时,往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有时甚至需要牺牲生命换来政治的变革和时代的进步。苏轼的命运就像这被系了红丝带的海鸥,可惜了一代人才,卷入人际斗争的漩涡,一身遭祸。人生啊,“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也罢,“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