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至今富民钛产业基地企业污染干预

发布时间:2011-07-05
分享到:

1 2 3 4 5 6

一、概况

       2012年6月,接到富民县村民举报,当地一家硫酸厂污染环境,导致农作物部分绝收并使村民常患呼吸道疾病。随即展开调查并发现:

       1、产能超标:北营钛产业基地四家钛白粉生产企业生产规模相加为23万吨,已超过《昆明市人民政府关于保护滇池流域生态环境进一步加强磷钛产业结构调整的实施意见(昆政发〔2008〕48号)》中的“钛白粉产能控制在20万吨以内”有关规定,部分项目还在申请中。

       2、污染企业与居民混杂:北营钛产业基地作为重化工重污染园区,涉及多个乡镇,其中仅罗免乡就有:昆明农药厂、昆明医疗废物处置中心(云南正晓环保投资有限公司)、昆明危险废物处理处置中心(云南大地丰源环保有限公司)、火码纳矿山公司铁选厂、昆明锐意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宏宇实业硫酸厂、龙腾钛白粉厂、泽昌钛白粉厂、砖厂、造纸厂,甚至还有昆明人天天吃的白象盐厂、昆明市碧春食品有限公司等食品企业。但是,工业园区没有明显厂界,整体布局零散,在各家企业陆续建成投产的同时未进行整体布局和居民搬迁,至今仍然居住着大凹村、盐水塘村、小高仓村、大高仓村、北营村等众多村民,特别是大凹村距离硫酸厂仅30米,人民身体健康和农作物受到严重影响。 
       3、没有建设集中环保设施:没有按照《云南省工业园区管理办法》的要求,建设废水、废渣集中处理设施,导致:宏宇实业硫酸厂、泽昌钛白粉厂等企业将含酸废水直接排入农业灌溉渠;泽昌钛白粉厂侵占大量山林倾倒工业废渣。 
       4、未批先建:龙腾钛白粉厂2011年5月申请“3万吨/年锐钛型钛白粉技改扩能至5万吨/年金红石型钛白粉”,但其现有的3万吨/年锐钛型钛白粉并没有做环评,一直在生产。
 
       针对上述情况已实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行政执法举报、媒体曝光、人大提案”等干预行动,同时已与数位律师商议,不排除进行民事或行政诉讼的可能。
 
二、目标
       1、推动昆明市环保局、云南省工信委行政作为;
       2、三厂三废达标排放,三厂在当地主要经济作物关键时期减产或停产;
       3、处于卫生防护距离内的大凹村村民搬迁;
       4、三厂对盐水塘村村民豌豆绝收给予经济赔偿。
 
三、策略
       诉讼(民事or行政or公益)
       媒体报道(独家and多家、外省and省内)
       政策推动(直接找行政职能部门、行政诉讼…)
 
四、行动
      2012年6月13日去富民通过实地调查和村民聊天,初步了解到三个厂的污染给村民带来的问题,随后结合查阅的资料和政策法规,整理出三厂违规之处,写出《关于富民钛产业基地三家企业对盐水塘村大凹村造成污染的调查报告》。
       6月20日,生活新报记者进行新闻报道《雨水能“烧”庄稼 谁动了他们的“老天爷”》http://shxb.net/html/20120620/20120620_315892.shtml 
 
      7月与律师当面讨论及邮件交流,最后确定走行政诉讼的途径。写授权委托书和推举代表人决定书。7月11日,再去富民盐水塘村与大凹村,与村民讨论委托书与推举代表人一事,盐水塘村几位村民有意站出来维权,大凹村村民普遍担心遭到报复只表示愿意考虑。在村民不愿意站出来的情况下,考虑走公益诉讼的途径,目前正与自然之友常成联系,约时间面谈。
 
      11月2日,去富民找村民,取授权委托书。同时把相机带给村民,教会其基本拍照方法。下午接到富民县环保局传真过来的复函,其中,云南泽昌钛业的信息让我们向云南省环保厅申请,富民龙腾钛业和宏宇实业的信息向昆明市环保局申请,富民工业园区总体规划的信息向昆明市环保局申请,对我们申请的三厂排污信息只字未提。与市环保局法规处联络,对方表示如果龙腾钛业确实为他们审批的话即向我们公开信息。随后与富民县环保局王副局长电话,再三要求下对方才表示会以书面的形式告诉我们不公开这些信息的依据。
      11月6日,市环保局法规处陈师来电话,告知我们申请的资料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我要去之前电话通知他即可。
 
      11月7日-8日,阅读富民宏宇实业环评报告,筛选出有用信息:一、北营片主要以钛资源开发及钛产业延伸加工产业,以及硫化工产业为主,属于污染类工业布局……从环境风险、景观影响、空气和声污染等问题考虑,规划应该进行调整,居住与工业区应该分开,污染类工业应该分类聚集,不应该与养生、居住布局在同一园区。二、规划园区主要布局化工等行业,存在环境风险问题,在选址布局及现有企业布局调整时充分考虑与居民区风险防护距离……三、经调查项目的渣场选址区域没有进行地质勘察,没有满足GB18599—2001《一般工业固体废弃物贮存、处理场污染物控制标准》要求。四、“验收意见”中,二•2:固废临时堆场未按环评要求建设。废水处理中产生的污泥脱水后回填地基,未按环评要求进行处理。二•3:硫酸生产装置距离大凹村230米(实际测量才十多米),不满住600米卫生防护距离的要求。三:对于卫生防护距离问题,由于市医废中心项目涉及大凹村搬迁,市政已经做出了搬迁承诺,因此原则同意项目生产装置验收。
 
      11月20日,与村民联系,告知近期他在白天观察到,只有一天下午三厂大量排废气,因光线昏暗,所以没有拍照片,只记录了排废气的时间及个人身体感受。
      11月21日,去市环保局取龙腾钛业的环评报告。其中生产工艺的章节对方以涉及商业秘密没有公开。《关于请求确认<富民县龙腾钛业有限公司环境新建年产15000吨钛白粉项目影响报告书>采用环境标准的函》还需要向富民县环保局申请。下午确定需要向省环保厅申请云南泽昌钛业的资料、向富民工业园区管委会申请富民工业园的规划及规划环评。当天再打电话给市工信委,王泽昊说原本打算公开给我们的富民工业园区规划,在富民工业园区以国家秘密的原因而不予公开了,所以他一直不好意思打电话给我们。在完成保密审查后,会将回复书寄给我们。建议我们再向富民工业园区申请。
      11月23日,市工信委来电话,告知保密审查还在进行,先发一份告知书给我方。告知书已传真过来,对方要求我方须发一个短信给他表示已经收到告知书,已用手机发短信给对方。
 
      12月5日,上午市工信委王同志来电,告知市工信委对我方的信息公开申请已做了总体回复,富民龙腾申请扩产的项目申请书和批准文件涉及商业秘密没有公开,只公开了审查意见,富民县十一五规划、工业园区的规划环评和批复建议向富民县环保局申请,工业园区控制性规划建议向工业园区管委会申请,工业园区总体规划以“规划涉及国家秘密、并与规划设计单位签署了保密协议”为由不予公开。
      12月5日-6日,阅读《富民宏宇实业有限公司建设年产80000吨硫铁矿制酸项目验收监测报告》,筛选信息。发现:宏宇实业公司在废水排水量、氟化物和总砷的排放总量超过了环保部门的要求,生产工艺上SO2的转化率始终没有达到过预订的99.7%,厂区绿化率未达到厂区占地面积的35%,硫酸贮罐没有配套液体泄露自动报警装置,而对于厂址与环评设计中不符这一点,宏宇实业公司曾经出具了一份《富民宏宇实业有限公司新建年产8万吨硫铁矿制酸项目厂址移动的说明》,本应该在监测报告的附件中,但并未看到,需要再次申请。我的疑问:监测报告是2008年的,但宏宇实业早在2006年就开始生产了,做监测报告的时间是依据什么而定?
 
      12月10日到12日,收集昆明在农业损失方面有鉴定评估资格的单位信息:云南农业科学院司法鉴定中心、昆明市环境污染损害鉴定评估中心、昆明市农业局、昆明市农村经营管理站、昆明市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
      查到2009年10月1日实施的《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条例》,根据第二十二条“规划审批机关对环境影响报告书结论以及审查意见不予采纳的,应当逐项就不予采纳的理由作出书面说明,并存档备查。有关单位、专家和公众可以申请查阅;但是,依法需要保密的除外”,思考依此向省人民政府申请富民工业聚集区的规划环评信息公开。市工信委的回复书上说“富民工业园区是省级工业园区,其规划由省工信委组织编制,报省人民政府批准”。
 
      12月17日,讨论确定下一步的工作为:整理三家企业的违规处,向市环保局举报。
      12月26日,查看同事撰写的文章《与多个政府部门在富民钛产业基地三家污染企业政府信息公开中的博弈》并讨论下一步行动:继续向县环保局申请三家企业的三废日常监管资料、排污资料和事故处理资料,向省环保厅申请泽昌钛业资料,向市环保局核实2004年批复龙腾环评时的生产量是15000吨/年。需要去现场确认的是硫酸厂的渣场离最近的村民住户距离和卫生防护距离,泽昌在山里的渣场是否建设合规,龙腾的渣场,龙腾的废水排放,时间初定在元旦后。需要在网上搜索三厂的竣工验收报告、批复和环评简本。需要在网上搜索收购龙腾废酸的两家企业资料。公众参与部分,可以再去矣沙村问一下村民。
      12月27日,准备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草稿。
      12月29日,在网上搜索三厂的竣工验收报告、批复和环评简本,仍然只有以前查到的宏宇硫酸厂的竣工验收报告,其余无果。
 
      2013年1月5日,联系记者,因身体不适此次不与我们去富民,并告知泽昌在山里的渣场有两个,她上次只去了倒污泥的那一个,堆放硫酸亚铁的渣场还要继续往山上走。
      1月6日,去富民查找到泽昌钛业在山里的渣场,有上下两个渣场。上面的渣场堆放FeSO4,长约50米(66大步,每步80cm)。下面的渣场堆放污泥,其中也混合有FeSO4,颜色为黑色泛绿,但遇到空气,似乎会逐渐变成铜色。两个渣场看不出来是否做了防渗处理,上面的渣场连着下面的渣场,下面的渣场外有20米宽的拦挡坝。但是FeSO4是露天堆存的,不能防止雨水冲刷。下午去钛产业基地,因专业知识所限,硫酸厂的渣场看不出来什么特别的;龙腾公司的渣场在其厂方的边缘,与村民的田地只有一个铁丝网围墙相隔,从外观上看,渣场杂草丛生,没有看到堆渣,一个田字形池子中有一个里面有水,其他都长草;与龙腾相邻的是泽昌,在两厂之间看到有一根粗水泥管在排放废水,发出带有硫化物的热气味,废水是排到一个池子里,但池子的水始终不见上涨,在旁边的水沟里看到同样粗的废水管道,水沟里也流着同样的废水。一直沿着废水管道行走,寻找到其终点,是在北营到得乐村的公路旁,废水直接排放到一条河沟里,待查河沟是否为螳螂川。
 
      1月7日,团队讨论并修改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内容。
      1月8日,向刘律师征求意见,我们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拿到宏宇硫酸厂的竣工验收报告,自我们拿到这份报告之日起,可以算是我们才知道这份批复文件的存在,如果我们认为市环保局的批复违法,对此要提起撤销批复的诉讼必须在三月之内,否则超过诉讼时效。机构作原告很有可能被法院认为与此没有利害关系不予立案,建议我们找老乡作原告。我提到“是否可以向市环保局的上级单位省环保厅申请行政执法,要求市环保局撤回竣工验收批复”,律师说没有这样的程序,因为环保局不太可能承认自己错了而主动撤销批复。
      1月9日,修改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打印并以挂号信寄给云南省环保厅和富民科工信局。
      1月11日,下午接到省环保厅电话,告知已经收到我们的申请,因我们申请的事项较多,涉及到多个部门,如果不能在15个工作日内回复,会提前电话讲明。
      1月10日-11日,写“关于云南省环保厅对云南泽昌钛业有限公司竣工验收报告批复的申请”修改定稿。
      1月14日,把申请寄给云南省环保厅环评处。
 
      1月15日,打电话到省环保厅环评处,陈述我们调查的泽昌倾倒废渣和排放废水现象,及企业看到微博后希望面谈一事。答复:会去核实该企业的环评资料及我们发现的现象,对于能否出面组织企业的面谈,需-要向领导反映后才能答复我们。
      1月16日,接到省环保厅电话,告知市县级环保部门已经下去检查,他们也会派环保监察大队下去核实,如果我们想要了解企业的情况,可以约省环保厅座谈。对于企业想约机构面谈,省环保厅认为由他们来组织不合适。
      1月22日,去云南省环保厅送执法申请,对方(环境监察总队)告知我们应该写一份举报信,而不是执法申请,这样才会受理。与律师的助手联系,讨论如何修改执法申请。下午将执法申请改成举报信的格式。
      1月23日,将举报信交给云南省环保厅12369办公室宫同志。
      1月31日,收到律师助手修改好的执法申请以挂号信寄给云南省环保厅。
 

以下工作过于交织和庞杂,故分开记录

政协提案:
      2013年2月,整理材料编写《关于富民钛产业基地三家企业对盐水塘村大凹村造成污染的调查报告》和《关于“省级重点工业园区富民县工业园区需认真落实《云南省工业园区管理办法》相关环境管理职责”的人大提案》
      3月19日,将发给云大段老师。3月28日,拜访教授,请教关于富民工业园区政协提案一事,得到建议:可进一步补充提案,再给段老师当作日常提案呈报,但日常提案不会像两会提案受理及时,也可等到来年两会期间再提交;在政协内部,作为信息呈报;提案本身,需要具备一定的高度、前瞻性,所反映的问题在省内工业园区(至少也要在昆明市的工业园区)具有普遍性,以点带面提出积极的解决办法。提案的内容必须严谨、真实、权威,否则会因一点错误导致全盘被否定。

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2013年3月5日,团队商量:再次向省环保厅申请信息公开,申请的信息有泽昌的环评、竣工验收申请、竣工验收报告、验收监测报告、2013年1月23日我们举报后省环境监察总队检查报告;再次向富民县环保局申请三厂的资料和县局对龙腾和泽昌的处罚决定书。
      3月6日,修改给省环保厅和富民县环保局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寄挂号信。
      3月20日,打电话到省环保厅办公室查询信息公开申请进展,对方表示没有收到我们的挂号信,请邮局客服查询。3月23日,在追踪之前挂号信无果后,重新寄了一封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给省厅。3月27日,打电话到省厅办公室,查询信息公开申请的挂号信是否收到,仍然没有收到。
      3月22日,下午接到富民县科工信局电话,获知他们当天才收到信息公开申请挂号信。3月25日,富民县科工信局告知已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转给县环保局。3月28日,联络富民县环保局管理科,希望能查阅大互通钛白粉厂渣库的环境影响报告书简本,告知下周一发电子版给我。
      4月18日,收到云南省环保厅对信息公开申请的复函,主要内容:“泽昌环评”——省厅正在征求泽昌的意见,“竣工验收报告、验收监测报告”——省厅已撤销竣工验收批复。
      8月5日,由于一直没有拿到泽昌钛业环评报告,联系大凹村村民,沟通申请信息公开一事。
      8月8日,去大凹村,说服村民向云南省环保厅申请泽昌环评信息公开。实地调查危废和医废中心。

 

龙腾钛业污染干预:
       2012年12月28日,打电话给市环保局环评处(0871-64145789),核实市环保局批复富民龙腾钛业环评的生产量,为15000吨/年,告知富民县环保局在随后下达试生产同意许可的时候生产量为30000吨/年,并在2011年5月申请扩建,对方表示这是有问题的,会立即跟富民县环保局了解情况。随后电话回复,告知该企业是对富民县环保局做了一个补充报告,取得了30000吨/年的生产许可,对方姓刘(女),并告知富民县环评科的电话68811510。但打过去无人接听。随后打到富民县环保局办公室,告知没有环评科,负责环评的是管理68810036,打电话过去,得到不同的回复,详细为:富民县环保局已经对该企业进行了处罚,处罚其未批先建,即企业私自建立30000吨/年的生产规模,现在正在补办环评手续,大概在1月底会在富民县政务信息网上公示结果。
      2013年1月,富民县环保局下发行政处罚书,对龙腾钛业未经环保部门批准将产量15000吨扩大为30000吨处以罚款20000元。
      2013年7月2日,联系富民环境监察大队李同志询问龙腾钛业重新生产一事,获知今年5月龙腾找了三个专家去核定其生产规模,还是1.5万吨,所以企业可以重新生产。

 

泽昌钛业污染干预:
      2013年1月14日,富民县环保局下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公司停止渣场使用,并于2013年4月30日补办环保审批手续;对生产废水超标排放的环境违法行为于2月16日前整改完毕;对渣场未批先建处以罚款10万元,对生产废水超标排放处以罚款5.53万元。
      2013年3月1-4日,获知市环境监察支队2月份收到省厅通知,遂下函给富民县环保局,要求必须按照省厅的要求处理泽昌。县局对泽昌的处罚有三:停止使用渣场、完全停产;办渣场的环评手续;手续没办完之前,清运废渣。
      泽昌的处理进展:由两个副总负责,已提出一个整改方案交到县局,待请专家评审通过。渣场的罚款已交;将FeSO4运回公司,计划做一个处理设施,现正在做可研报告;企业请第三方作污泥检测,毒性都在国家允许范围内;已把废水管道改为更乃腐蚀的玻璃钢结构。
     3月14日,获知省环保厅环评处正在草拟对执法申请的书面答复,并调查2012年6月泽昌在山里堆渣是否属实,如属实,则是企业在9月份竣工验收时故意隐瞒。
      3月22日,去昆明市环科院与环保局的代表面谈,座谈人员有市环保局高副局长、富民县环保局幸局长,省环保厅监察总队队长等人。座谈主要内容:幸局长介绍富民县环保局对泽昌钛业的处罚情况(罚款10万)及企业整改情况。随后就硫酸厂的卫生防护距离及工业园区整体布局的问题和两位局长交流讨论。
      3月27日,云南省环保厅下达云环发[2013]33号文件《撤销云南泽昌钛业有限公司竣工验收报告批复》
      3月28日,在副理事长王老师家接待泽昌钛业曾总工和楚总工来访。下午将泽昌钛业废水管道照片及环保厅处理执法申请的进展发邮件给曾总工。
      4月2日,云南省环保厅下达云环函[2013]78号《云南省环境保护厅关于对昆明环保科普协会申请撤销云南泽昌钛业有限公司竣工验收报告批复的复函》,正式通知我会已经进行了批复的撤销。
      4月24日,收到富民县环境监察大队提供的泽昌、龙腾处罚决定书。

 

宏宇实业(硫酸厂)污染干预:
      2013年4月3日,和律师邮件电话沟通,支持“向省、市、县三级政府提出申请,关停硫酸厂”,关于行政诉讼方面等与刘湘律师讨论后再论。
      4月25日,与云信报记者沟通硫酸厂一事,将硫酸厂资料发给记者。
      5月5日,接到志愿者反映,大凹村现在仍然深受泽昌钛业排废气之苦,泽昌仍然在周一到周五天黑后、周六日全天排废气。与村民联系,志愿者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村里已经有人开始得白血病。
      5月15日,与云信报记者去富民,采访大凹村和盐水塘村村民,看泽昌渣场,采访硫酸厂、泽昌,龙腾不接受采访。次日记者去县环保局采访,就废气排放一事,县环保局表示他们的监测都是达标的,他们只以监测数据为准。5月21日,报道见报。
      6月26-27日,草拟向昆明市政府申请关停硫酸厂的文件。电话咨询富民县环境监测站(68811677)硫酸厂的SO2排放值,告知在2012年4月和8月监测过两次,分别为620和644mg/m3,且只监测了SO2,没有对硫酸雾和颗粒物监测过。
      6月27日,由于昆明危废中心环评报告里提到了要搬迁村庄,向环保部申请危废中心项目环评及批复,向环保厅申请医废中心项目环评及批复。
      7月30-31日,向昆明市人民政府办公厅询问关于硫酸厂申请的进展,查询无果,再传真(63134597),告知要交给信访局,要求其如果交给信访局后请电话告知信访办接手此事的工作人员及电话,态度模糊,交涉无果后,打12345市长热线,告知硫酸厂申请一事,7-15个工作日内将收到回复。
      7月27日,收到国家环保部回复,只公开了其对危废中心的环评批复,环评还在征求第三方意见。云南省环保厅告知环评处还在处理信息公开申请,近期内回复。
      8月19日-21日,向昆明市信访局查询要求硫酸厂搬迁申请书的处理进展,因电脑出故障,暂时查不到处理进展。
      9月12日,昆明市环保局刘工、昆明危废处理处置中心董事来访,后者介绍了危废中心建设运营等情况,还未竣工验收,已将环评寄给环保部。刘工介绍,富民工业园区正在编制园区附近几个村庄搬迁的实施方案,等有明确进展再予告诉。
     9月25日,向富民工业园区管委会咨询园区附近村庄搬迁的实施方案。从负责规划编制的社会事务管理局获知,对方并未听说过搬迁的实施方案一说。
      2013年9月16日,与大凹村村民联系,对方从云南省环保厅电话获知,已将信息公开申请的回复寄到村委会。随后村民前往村委会,村委会并没有收到回复信件。
     

       截止2014年初该村还没有实现搬迁。村民于2014年4月19日前后堵了该厂大门9天,昆明电视台街头巷尾报道,两天后昆明公安局环保警察来采集了土样、灰样、水样,采样时也遇见企业排污,还说“这地方真的是不好在!”。之后,没有消息。
目前,硫酸厂处于停产状态,其他两家钛白粉厂仍在生产。之前是一天不截断排出废气,最近是每天晚上8点左右、半夜11点左右、凌晨5点左右各排一次,刺鼻。
       2014年6月15日,邀请部分村民到北京上电视节目向观众讲述疾苦,原本很有乐意,第二天早晨告知我们:村长来家,要求其签下文书承诺“若去北京,回来后若遭遇任何事情与本村无关”,村民于是放弃上京。

      2014年7月2日,富民县副县长、环保局局长找绿色昆明座谈,详细介绍了富民县钛产业基地周边村庄搬迁方案,其中包括:请昆明市环科院进行园区规划环评后评估,在评估前至少搬迁大凹村,待评估出来后根据评估结果考虑其他村庄是否搬迁,搬迁至罗免镇集市附近,并为失地农民发放社保,预计耗资8000万,有县财政承担部分,国家农村建设资金承担部分,再向昆明市申请一部分支持。

 

分享到: